来自 上海 2018-1-17 的文章

宋瑞:如何看待、理解和更好地推动全域旅游

宋瑞:如何看待、理解和更好地推动全域旅游

  一、从三个角度看待全域旅游   从全球视角看,全域旅游是中国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典型代表,对原有西方发达国家主导下的旅游发展理念和发展方式的重要弥补。世界旅游的发源地在欧洲,重心长期在欧美。以欧美等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在全球旅游占主导地位,是主流,是各种先进理念的首倡者,是效仿的对象。新兴市场国家(发展中国家)常扮演追随者、模仿者、学习者的角色。但是事实上,二者由于社会经济条件等方面条件的不同,旅游发展道路、理念、方式差异很大。总体上说,发达国家经济相对发达,基础设施相对完善,法律制度、商业规则、社会诚信相对完备,社会文明程度相对较高,因此,旅游发展任务较为单一(旅游管理部门主要负责行业统计分析和目的地营销);发达国家社会发展相对均衡,城乡差异不大,因此,旅游的主客之间在生活条件、方式等方面差异不大,在目的地,旅游和非旅游的边界相对模糊,差异较小(景点和非景点不明显,旅游饭店和社会旅馆、家庭住宿设施和卫生条件差异不太大,游客和居民对住宿餐饮等的需求很大程度上可以重叠),所以旅游是从自身社会经济中自然而然长出来的。 而新兴市场国家则不同。以中国为例,旅游是以服务入境游客为起点的,而后才逐步过渡到入境旅游和国民旅游并行,且后者占比显著提升;从公路、厕所等硬件到市场秩序、商业规则、公民素质、管理体制等软件都不是非常发达和完备,再加上地区差异、城乡差异很大,所以旅游和非旅游的边界过去是很清晰的,旅游往往是“飞地”化发展的,旅游是被嵌入到原来的社会经济体之中的,需要突破相对不完善的社会经济体系,实现自身发展并带动整体环境的改善。所以有些人说,国外没有全域旅游的概念。当然是的,因为他们不太需要,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是在全域化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从一开始就相对自然地融合在一起。全域旅游的提出,实际上是以中国外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旅游崛起后,在理念和发展方式上对世界旅游的重要补充和突出贡献。   从国家视角看,全域旅游是旅游作为日益重要的社会经济发展领域,对国家发展总体目标和核心战略的有效对接和积极响应。近年来,尤其是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在治国理政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新目标。作为一个综合性很强的领域(而不仅仅是产业),旅游需要而且能够与诸多国家战略、目标对接。比如五大理念、四化战略、生态文明、全面深化改革、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等等。全域旅游是实现对接的接口。在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新目标中,个人认为,全域旅游最突出是实现与全面深化改革、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个目标和战略的对接。全域旅游是对接全面深化改革、提升治理能力和全面小康社会的最佳集成。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全面深化改革是战略性举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2020年要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全域旅游牵一发而动全身,对全面深化改革具有带动意义;全域旅游所形成的新的旅游治理理念和治理方式对推动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具有典型意义;全域旅游给游客和当地居民带来的各种精神和物质收益是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重要内容。   从旅游发展角度看,全域旅游是中国旅游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必然需求。这个大家都很熟悉。国内旅游的大发展,形成了44亿人次的规模,人众,高频,分散,多元,刚需……随着旅游的大众化发展,散客化、自助化程度提高,打破原来点、线状、相对封闭的产业体系,撒向目的地的各个角落,融入当地生活的方方面面。人民对美好旅行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旅游的各个环节都需要受到关注,得到服务。全域旅游是近四十年中国旅游发展,尤其是近二十多年国内旅游发展的必然要求。   二、从三组关系认识全域旅游   对于全域旅游内涵及相关工作的推进,有三对关系是目前需要特别关注的。